賈康:房地產稅立法在本屆人大任期之內應該能啟動
2019-08-07 15:27:00
(1258)

賈康:房地產稅立法在本屆人大任期之內應該能啟動

2019年08月07日 15:07    新浪財經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賈康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賈康        

  新浪財經訊 8月7日消息,由觀點地產機構主辦的“2019博鰲房地產論壇”于8月6日-9日在海南舉行。主題為“重構與平衡 地產的多維世界”。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賈康出席并發表演講。

  賈康表示,房地產稅立法的整個立法過程要多長時間才能完成現在不好預測,權威的信息是,房地產稅在本屆人大任期之內應該看到它的啟動,還剩3年多點的時間。

  他表示,我國的農村土地是集體所有,雖然不叫國有制,但也是公有制。所以目前農村不在房地產稅征收的考慮范圍內,房地產稅如果真的完成立法,肯定一開始就是把農村區域排除掉了,先不考慮。

  以下為文字實錄:

  賈康:謝謝主持人,大家好!我就按照會議主辦方給我出的題目談一些基本的看法。首先我還是愿意先強調一下我個人發言的定位。前幾天無意中有一個我在微博上轉發的關于中國收入分配和財富配置的消息,后來成為了熱點,有人評論說我是財政部高官,轉發這個消息有什么樣的目的,有人加以抨擊,說作為一個公知怎么能傳謠。其實這兩個定位,我想必須要澄清一下,我在財政部系統工作多年,但我從來不是公務員,按照嚴格的表述,不是官員。

  雖然按照人事管理,事業單位在改革沒有到位的情況下,它必然要有一個行政級別,我曾經在這個行政級別上被定為司局級,但是在財政部里絕對不是高官的概念。我所發表的看法跟我過去工作過的系統的官方的觀點和態度毫無關系。

  另外一個,說到公知,我個人的理解,中國社會似乎把這個概念有污名化的傾向,說起來好像是一些很偏激的人發表觀點。我理解的公知應該是具有嚴謹的學術態度和社會責任感,能夠獨立思考,能夠形成對社會有建設性的觀點的學者,我是愿意以這樣一種定義的公知來把自己作為學者定位,來發表看法,先向各位表明一下自己的立足點。個人是獨立思考,對自己的觀點要負責任的。

  今天這個題目其實是各位朋友多年關注的問題,社會上也有多輪的熱議。中央的態度,最權威的信息源于十八屆三中全會的60條,就是加快房地產稅立法,并及時推進改革。這個房地產稅的立法,指的是不動產住房保有環節上要從原來的無稅變成有稅的狀態,而立法先行、稅收法定,這是確定的基本原則,必須要走完立法程序,它才能考慮怎么開征的問題。

  在此之前,中國在改革試點過程中有物業稅模擬空轉,后來又有上海、重慶的兩地房產稅在本地試水,包括住房保有環節稅收要從無到有,在中國境內實際操作的全面的具體的實驗。現在最權威的官方信息是說,這樣一個改革的立法要在本屆人大任期之內完成。

  本屆人大現在已經運行了一年半以上,還剩下3年多一點的時間段里面,按照人大明確給出的信息,它要啟動這個立法。啟動這個立法的標志應該是進入一審,然后討論多年的法律的草案應該公之于眾,接受所有社會成員提出意見建議。然后要有它的比較規范的二審、三審程序,一定要把這個程序走完,按照過去的經驗,最大的可能性會出現非常激烈的觀點的碰撞、爭議,不排除進入四審。整個立法過程要多長時間才能完成,現在是不好預測的,現在只能說權威的信息是說房地產稅在本屆人大任期之內,也就是還剩下3年多一點的時間里面,應該看到它的啟動。

  這樣一個官方的信息來回應房地產稅來了嗎,我覺得還過于簡單。實質性提出這個問題,要繼續討論的是怎么樣大家一起關注這樣一個重大的中國的制度建設、制度創新問題,怎么樣能夠通過全社會的參與,按照走向共和這樣一個辛亥革命的時候就確立的我們要現代化的導向和原則,形成一種合理的、社會可接受的中國這樣一種房地產稅的制度框架。

  我的理解是,要尋求最大公約數,顯然不同意見的所在都有,我這些年作為研究者一直強調這個稅制的改革勢在必行,中國要走向現代社會,必須構建現代市場經濟體系,必須打造現代稅制。而現代稅制里邊必須按照中央的要求,逐漸提高直接稅比重,而提高直接稅比重里邊的制度建設是完全無法回避房地產稅怎么樣出臺,怎么樣優化的改革問題。

  有的反對意見說到的是它的法理依據問題,有的反對意見是說處理不好會天下大亂的問題。法理依據我后面要專門說到,所謂這個天下大亂的風險也有它的社會內核。

  改革的社會可接受,我們就必須考慮,要堅定不移地在改革開放道路上去實現中國的現代化,那你就必須把改革具體的方案盡可能地處理好,讓它有社會可接受性,讓它有更高的水平,處理得好,不會天下大亂,反而會解放生產力,促進經濟社會的進步。經濟的繁榮和社會的長治久安是要靠改革來提供制度保證的。在這個大的前提下,我就要特別強調一下它的合理性問題。

  我注意到幾年來有一個段子在網上反復出現,這個段子很多人看了以后也覺得說的很能引起共鳴,我念一下,研討會上有一個社科院的學者談房地產稅,聽眾中提出問題,第一,到底是房地產稅,還是房產稅,如果是房地產稅則沒有道理,因為土地不是我的,是國有的,你沒有道理向我征稅,如果是房產稅,我只是租用國有土地70年在上面建房子,征稅必須去掉土地的價格。他連續有好幾問,我先回應一下這個第一,顯然他問的就是法理依據能不能夯實,在我參加的討論里面,不僅是民間有這樣的說法,在一些學者中間,包括相當高層的領導同志都有這方面的疑問。我個人認為這個第一問里面可以從四個層面來回應一下。

  到底叫房地產稅還是房產稅,這個不重要,這個稱呼在我們過去就有演變,物業稅、房產稅、房地產稅的概念都用過,國際上更是五花八門,美國把這個稅稱為一般而言的財產稅,實際上財產稅包括的更廣泛,但是他們就約定俗成。但是有的地方把它稱為不動產稅。在美國所稱的財產稅到了英國它稱為市政稅,在日本它被稱為固定資產投資稅,建立住房必須要有固定資產的投資。

  這些概念你要摳起來,它的嚴謹性都可以找出毛病來,但實際上講的是一回事,所以概念不是實質性的問題,就是這樣的一個稅,它落在包括住房在內的不動產的保有環節或者持有環節上,它這個依據是不是在法理上能夠得到論證,得以成立。

  接著他再問,如果說土地不是我的,是國有的,你有沒有道理向我征稅?這個問題要看一看國際經驗,很多人說國外有這種稅收,是因為人家是土地私有制,中國很明確,所有的建成區都是國有,沒有土地私有制,在農村是集體所有,雖然不叫國有,但也是公有。

  農村現在不在我們的考慮范圍內,這個稅如果真的完成立法,肯定一開始的形態就是把農村區域排除掉了,先不考慮。所有的建成區,我們的城鎮和工礦區域,土地的終極所有權是國有的,它是不是形成硬障礙?從國際經驗來看,沒有任何依據證明這是硬障礙。

  比如說工業革命的發祥地、老牌資本主義國家英國,它的土地制度既有終極產權是國有的,也有終極產權是公有的,也有終極產權是自然人形態的,是私有的。但是它在這個終極土地有公有私有國有、非國有的情況下,它普遍開征的不動產稅不區分產權,它在具體的房產的持有者和土地產權所有者之間有一個區別,一種是說住房的主體,有房產證的主體,他的房產和他的地產是打通的,不用講任何條件,沒有任何可考慮的其他因素,就是他持有,這是典型的私有從房到地。

  另外一種大量存在的是要簽一個契約的,自己住房下面的地皮,他持有使用權,而沒有最終產權,這種情況大量存在。英國的土地有國家的,有皇室的,有地方的,有公共團體的,也有私人的,大量的住房是土地所有權在別人手上的,但是它的稅收一視同仁,不加區別,這是基本的國際經驗。

  英國把土地的最終所有權和它的使用權的分離可以處理到最長的時間段是999年,已經高度的虛化了最終產權的意義,但是法律上又是非常清晰的。

  當然從改革的邏輯來說,我們也可以說80年代就在強調所有權和使用權的分離。國有企業為什么要搞兩步利改稅?國有企業是有相對獨立物質利益的商品生產經營者,你持有的這個國家最終產權,并不妨礙你出于自己的相對獨立的物質利益參與競爭,而競爭環境必須公平,所以當時說必須通過兩步利改稅把國營企業和其它企業放在一個一視同仁的稅收環境里面,這才有一條起跑線的公平可言。

  現在我們可以講如果說房產的持有者下面的地皮最終產權不在他手里,但是他有了這個地皮,他就有了由于個地皮支撐起來的不動產所帶來的相對獨立的物質利益。如果我們通過法律程序認定這種獨立的物質利益有合理性,就可以用一種稅制做這種調節,這就是一個基本的道理。


點贊 收藏 打賞 報告 評論 分享到
全部評論(9)
報告管理
管理選項:
通知管理員: admin
操作原因: (必填項)
      
報告管理
管理選項:
通知管理員: admin
操作原因: (必填項)
      
紅包管理
紅包金額: (發多少金額的紅包,自己就減多少金額)
      
評論編輯
      
樓主留言
消息通知:
留言內容: (必填項)
      
總金額鼎級幣
紅包數
    
宁夏11选5走势图手机版